主页 > T生活居 >伊格言的文学变身术:历史、科幻、化身,「变成另一个人」的方法 >

伊格言的文学变身术:历史、科幻、化身,「变成另一个人」的方法

时间: 2020-06-17 浏览量:404

伊格言的文学变身术:历史、科幻、化身,「变成另一个人」的方法

曾写下《噬梦人》这样超乎梦境之外的科幻小说、奠基于已知现实的未来想像《零地点》、温暖动人的《拜访糖果阿姨》、深刻剖析经典的《幻事录》,柔软深情的《你是穿入我瞳孔的光》⋯⋯着作丰富、风格多变的伊格言,原来,是藉着文字创作,进行他的变身魔法!

2/24 在伊格言于纪州庵「我令我无法忍受:历史、科幻、化身,『变成另一个人』的方法」演讲中,主持人陈蕙慧先举了几个知名的例子,告诉读者们:其实许多文学作品都演绎了这样的变身术!史蒂文生的《化身博士》完成了作者本人「不想再继续过着循规蹈矩道德狂的生活」的狂想,将「双重人格」以实体的科幻想像呈现;三岛由纪夫利用火烧金阁寺的史实,写下一个因建筑之美而疯狂的心灵;而《小城畸人》则透露出对挣脱命运与既定人生的嚮往。

每一个人或许都有不同的狂想、对另一种人生的盼望,而创作则是一种实现自己「成为另一个人」的绝佳方式!在各种不同的文类、殊异的隐喻方式中,伊格言认为,科幻小说与其他创作方式不同的是,科幻小说能让某些在其他小说中只能隐喻的概念写实化。

我喜欢科幻,因为科幻最极端。在一般写实的文类里,你无法换掉一个人的记忆;当你意图处理类似概念时,必须用象徵的方式来处理。然而在科幻里,这样的概念不需要採取象徵的方式。它就是写实的。你可以写实地在科幻故事里换掉一个人的记忆;而当写实成立的那一刻,如果经过适当的处理,它会同时成为极有力量的、能翻转出极多层次的隐喻。
——〈郑千慈写了一本科幻小说〉・《联合文学》305 期

在科幻小说里,隐喻可以不再是隐喻,而是实际发生的现实。《噬梦人》中,梦境不仅可以储存在水瓢虫膜翅中,还可以依此分辨人类与生化人。这个设定实现了「唯有会做梦的人才是真正的人类」这种在其他文类中只能是比喻的思考,更进一步赋予了这个意象强烈的诗意。

接着,伊格言举例骆以军收录于《遣悲怀》中〈发光的房间〉一文。这篇散文中,那个高中男生们热爱窥探的裸体家庭,其实隐喻生命巨大的谜题。骆以军用裸体男孩独自在房中踢毽子这样突梯滑稽的画面,幽微地传达出「生命不过就是围绕着虚无的魅影轴心旋转着」的生命真相。

人类的终极关怀不过如此。保罗奥斯特《纽约三部曲》中〈禁锁的房间〉也以一个让读者同感荒谬的惊悚故事,描述我们所在的现实世界里,可以怎幺样逐渐剥夺一个活生生的人在世界上的存在。

最后,伊格言援引了Terry Eagleton的理论,与哈拉瑞《人类大历史》中人类如何从个人与少数群体,藉由想像出来的宗教、文化、家国等非实体的关係,结合而为更大的力量。人类既是一种可以藉由想像概念创造出巨大文化力量的生物,充满隐喻与思考的文学创作又何尝不能是人类最强大的武器之一呢?

《幻事录:伊格言的现代小说经典十六讲》 from Readmoo电子书

上一篇: 下一篇:
相关推荐
申博娱乐场7737|实用的生活信息|传播健康知识|分类信息发布|网站地图 88msc菲律宾申博 甲博sunbet